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巨乳淫奴女教师第11章转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嘿嘿,SIS 论坛版主PM我,说要给你开个专栏,看来你过了今晚就会成为网路大红人了啊,小母狗,不要让大家失望哦。」

高原伸了个懒腰,躺倒在椅子上。对着在他胯下跪着,正一脸痴态地舔着他脚趾的我说。

我的身心早已完全放开,接受了即将被网调的事实,或者说,我内心还是挺期待这么一个事实的。连日来,我发现自己的口味越来越重,心里也越来越享受这种凌辱的快感。而肉体却进一步变得愈加敏感,简单的刺激,都能让我水流不止,甚至在昨天,每日例行的鞭打屁股居然都让我高潮了一次,这让他们三人都无比惊讶,李飞更是下了结论——这是因为我属于天生的受虐体质,在被虐中一步步增强了身体的忍耐力和敏感层度导致的。

甚至我的味觉神经都变得更加奇怪了,男人肉棒的腥味、汗臭味、肛门甚至脚丫子的味道都能让我性奋,肉汁横流。所以现在高原的脚丫,给我舔得津津有味,而我的淫穴,已经在不断地分泌淫汁。

「高原主人......母狗,也觉得迫不及待了......一,一想到有那么多,肉棒,等着......母狗去侍奉......母狗,就忍不住,嗯哼......发痒......」

我一脸淫荡,擡头对高原说。

「嘿嘿嘿,李飞说的一点也沒错,你这贱货,已经由内而外变成一只嚮往肉棒的母犬了。」

高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两只脚趾夹着我的舌头左右拉扯着,说,「这样才对嘛,沒辜负我们对你的一番调教之恩啊,哈哈哈~ 」「嗯......嗯......」

我不能出声,只能哼哼着,摇摆起我的肉臀来,像真正的母狗一样表示着我的谢意和感激。

「好了,別玩了,准备开始了。」

李飞和张正推着一张电脑桌到了客厅,开始接电源和网缐。张正还推出了另一样东西,看来这是他精心准备的新「玩具」。

这个东西看起来像是脚踏车改装的东西,已经被完全开发出受虐和淫荡潜质的我,一眼就看明白了这东西的大概意思,冷不丁打了个哆嗦,一颗淫乱的心已经砰砰跳得更快了。

的确,这个新玩具有一个脚踏车用的脚板,和之前骑去公园用的自行车一样,坐埝上的两个孔洞插着狰狞的假阳具,一样是连在前面的踏板上,随着踏板转动齿轮而伸缩抽动。但是这个是固定的,而且加了很多特殊的东西。首先是上面的扶手杆,我要坐上去,两手只能向上伸抓住扶手,扶手上是两个固定的手铐,可以将我的手固定住,腰部的靠埝也有一个看起来应该是固定腰部的皮套。

特殊的地方在于,在扶手杆上,有两个缩小型的橡胶套,像是医院用来量血压的那种充气式的橡胶套,连接着一个气泵,看它的造型比较小,看来是用来套住我那一对巨乳,用来充气施压的!这还不算,前面一个小透明盒子,连接着几根小电缐,而缐头,是一个个铁夹子。

「这母狗似乎看呆了啊」

张正把这个用具摆正了位置,回头看着在地上跪着,目瞪口呆的我,笑着说,「看好了,你这大奶子的母狗,这可是为你量身打造的,看到这个铁夹子了」

我愣神地点点头,张正得意地解释道:「这可是好玩意,如果转速达到一定的速度,这玩意就能间隔1 秒施放一次轻微的电流,当然,这夹子夹在哪你肯定清楚了,这会让你爽翻的!」

「啊!」

我吃惊地叫出声来,胸前的巨乳仿佛已经尝到了电流的滋味,浑身一颤。

「別急,」

张正得意地再次指了指那个橡胶套,「看你的表情,肯定猜到了,这就是我改良的医用血压充气套,一样是为你那对" 胸器" 特制的,如果你为了避免电流放慢速度,这玩意会不断地充气,只有达到了放电的速度,它才会放气,別为了逃避电流,被它夹爆了你那对大奶子啊,哈哈哈......」

李飞和高原默契地对张正伸出了大拇指。张正走过来,用手托起我的下巴,说道:「今天就是这个玩意开张的好日子,大奶狗,我相信你肯定会对它一用锺情的,哈哈哈......当然了,你別漏看了这个座位,这下面的密封盒,会接下你的肉汁,然后流到后面的桶里,桶满了,就会刚好压住刹车和充气阀,这时候才算,大功告成。哈哈哈哈......」

李飞忍不住也笑出声来,说道:「阿正,你小子是个天才!」

「当然,飞子,」

张正道,「知道哥最崇拜的人是谁么电锯惊魂里的老头!说起来,我应该能算老头的编外弟子了吧,哈哈哈哈!」

我已经深深地被震撼了,这个东西,要是用在我身上,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简直不敢想像......我两腿不停发颤,身子也有些哆嗦,我看着李飞,心里希望他能怜悯我一些,却又带着一丝渴望......

李飞直接把我看穿了,笑了笑,说:「是不是有些惊,又有些喜小母狗,你可是说过会老实听我们话的,这个玩意,就是你今晚的老公!懂了么」

「是......是的,主人......」

我赶紧把头低了下去,乖顺地说道。

「好了,张正会仔细教你怎么使用这玩意,我和高原把电脑和网路调试好,要知道,今天有六个幸运的男人可以和你视频,如果让他们哪一个不满意......你明白我的意思,嗯」

「是。」

我头低得嗑在地板上,说,「贱母狗一定会努力的......谢谢主人的调教......请三位主人,以后......也更严厉地调教我这只下贱的母狗......」——分割缐——「各位SIS 论坛的狼友们,大家久等了,我们是这次娱性节目的主持人,也是这只淫乱母狗的现实主人,」

晚上7 点整,看来网上的「幸运观众」都已经就位了,我听见李飞开始在YY里宣佈今晚的节目开始,「我们不会多说废话,也不会影响各位的兴致,我们在此只是给各位做个辅助。接下来,让我们的淫荡大奶狗出场,给大家好好表演吧!」

李飞说开场白的时候,我整个人被装在张正打造好的铁笼里,铁笼不算很窄,但是也容不得我站立或者轻松转身。铁笼被高原用一块大帆布罩住,增加一些戏剧效果。我老老实实地跪着,同时努力夹紧事先插在我淫穴和屁眼里的假阳具,身上不着寸缕,只有脸上带着一个可以遮住眼部的粉红色小面具,手腕上套着带有铁扣的皮腕。当然,还要算上一样装束的话,就是高原用红色萤光笔在我的肉臀上写下的「淫犬小婷」四个诱人的字样了。

开场白结束,高原拉开了帆布,我恭敬地跪在笼子里。我看到眼前的电脑大萤幕上,正打开着视讯会议的视窗,六个不同的男人影响在视频视窗中,高矮胖瘦虽然不同,但是同样的是,他们的下身裸露着,有的肉棒已经微微擡头了。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性奋,对着摄像头嗑了个头,从笼子里爬出来,一对巨乳左右摇晃,屁股扭啊扭地。我听见音箱里传来男人的调笑声,惊喜声。然后我开始念出事先背好的自我介绍词。

「各位老爷,贱奴给您们请安了。我是你们的性交奴隶,主人们给我起的名字是" 大奶贱母狗" ,因为我的奶子很大,却很下贱。我很喜欢主人给我起的名字,当然,老爷们如果愿意叫我母猪、畜生、贱奴、公厕、公共汽车、骚逼也都可以的。」

说到这,我又一次对着摄像头嗑头,接着说:「母狗会好好听从各位老爷的调教,请各位盡情调教母狗......如果各位在街上认出母狗......也请不用客气,母狗会一直是您发洩的性奴。」

一口气说完,我已经很熟练说这样淫秽不堪的话了,现在的我,由内到外,都变成了一头嚮往着肉棒和被虐的淫犬,就如同一般人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好奴性!」

视频里一个留着络腮鬍子的男人脱口贊了一声,「小原你们好运气啊,这种奴性淫荡,身材惹火,又漂亮的女奴,收到真是运气。」

小原是高原的网路ID,另外几个人也议论起来,不过都是那个络腮鬍子领头,这人是SIS 论坛的一位版主,看来他们也是相熟已久。多数情况下都是由那位络腮鬍子开口。

「大奶母狗,现在来介绍一下你自己,」

络腮鬍子说,「我们问,你只能回答。」

「是,老爷。」

我恭顺地说。

「你是做什么职业的,母猪」

「老爷,我平时是中学教师,但是在主人和老爷面前,我是一只最卑贱的母畜生,脑子里和身体都只渴望着男人的肉棒和淫虐。」

「居然还是个老师真他妈不敢相信!」

「就这身子,这模样,我还以为是天上人间的头牌呢!」

「天上人间小歪你想多了吧这应该是只投错胎的母狗!」

教师这样的职业一时间让几个男人议论纷纷,这时候,络腮鬍子似乎也进入了调教的状态,言语变得粗鲁起来。他继续开口发问:「母猪,我说你是头犯贱的母猪,你在我们面前就必须以母猪自称,懂了吗继续,母猪是怎么发现自己喜欢被虐待的」

「是,老爷。母猪是十九岁那年发现自己有强烈的被虐欲,有一次背着男友和別的男生去PUB 玩了一晚,男友很生气,粗暴地操了我一顿,大力抓捏我的乳房,抽打我的屁股,还用我的内裤塞进我嘴里,我却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烈高潮,后来通过一些色情小说,发现自己是喜欢SM和凌辱的。」

「很好,不过从现在开始不许用" 乳房" 这种词,要说奶子,骚穴,明白沒母猪几岁被人开苞的,给多少男人操过」

我回答道:「老爷,母猪17岁被自己男友开苞的,也是第一次口交喝精,屁眼是被和我去PUB 玩的男人开苞的,19岁。算上三位主人,骚母猪被七个男人操过。」

「这样的骚逼,才被七人操过,太少了点吧以后还待开发啊,嘿嘿。」

另一个平头男人插了一嘴说道。另外几人也轻声发笑,表示贊同。

我顺从地顺着这话说道:「老爷,自从母猪被三位主人调教以来,母猪就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只任人凌辱,以被淫虐和被姦淫为荣的母畜生,只要主人要求,母猪愿意让任何人甚至动物姦淫......」

就这么一问一答,我已经感觉到脸上发烫,不是羞耻,而是性奋地发烫,我微微低头一看,自己跪着的地方,居然已经被滴下来的淫汁打湿了......一条晶莹发亮的汁缐,从我的小穴里连接到地板上,淫靡无比。

「骚母猪,忍耐不住了地板都给你打湿了,今天是第一次,算是大家也认识了,主要是为了看看你到底有多贱,就不多说了,看看你的表演吧。免得你家地板被你滴穿,哈哈哈。」

络腮鬍子说道。

「还有一个要求,母猪,只要你觉得爽了,高潮了,你就得喊一句自己是下贱的母猪。听明白沒」

另外一个人补了一句。

「是,各位老爷,母猪明白了,请各位好好欣赏,母猪一定会让各位盡兴的......」

我再次磕头,同时带着面具的高原把那台我今晚的「老公」给推了过来,放在摄像头前,我向男人们解释道,「这是母猪的主人设计的,是母猪今晚的老公,感谢主人为我制造的老公,母猪一定会让老公好好肆虐母猪的身体。」

「你的老公母猪,你的老公你得好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老公叫什么名字,能做些什么呀」

络腮鬍子说道。

我点点头,顺从地爬到「老公」旁边,开始向视频中的男人们介绍这台机器的一切,我跪在旁边,伸出舌头舔弄着座位上的假阳具,说道:「老公是阿正主人设计的,这里是母猪的座位,当母猪坐在上面的时候,老公的鸡巴会插在母猪的骚穴和屁眼里,然后随着母猪踩动脚踏板,老公的两条鸡巴就会上下插弄母猪的两个肉洞了。」

说着,我坐上座位,我的淫穴和屁眼早已湿透了,完全不费力就坐了上去,两根粗壮的假阳具深深地插入体内,发出「滋」地一声,我轻轻地呻吟了一下,这两根阳具设计得极为粗壮,周身遍佈大小不一的颗粒,龟头部分还有细软的毛刺,这样的刺激让我的两个肉洞隐隐发痒。

接着,我两手捧起用于我的巨乳上的橡胶套环,努力地把我的双乳从套环中塞了进去,套环设计得比较紧,橡胶的压力让我本来就硕大的乳房被挤压得看起来像是突出了一圈似的,两个乳头早已挺立起来。嘴里沒有停下解释着套环和气泵将会对我的乳房施加什么样的虐待。同时,拿起两个铁夹子,分別夹在我的两个乳头上,开始向男人们解释它的作用。这实在是太让人刺激了,男人们听到这两个会相互作用的虐乳新奇玩意,都发出了或惊讶,或赞叹的声音。络腮鬍子在视频里比了个大拇指,赞叹张正设计的高明。

我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以后,两手抓住扶手,顺从地让一边的张正将我双手拷在扶手上,这下,我完全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只要一旦开始蹬踏板,我的身体就完全交由这个「老公」和我的淫欲去控制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正突然说:「別急,骚货,沒看到还有多出来的夹子么」

说着,他拿起多馀的一个夹子,一脸「给你惊喜」的坏笑,对我说:「首先一个,是在这里!」

张正的手摸到我已经湿淋淋的下体,手指准确地捏住了我因为性奋而充血勃起的阴核!我吓的浑身发抖,「不......主人,这样......这样会玩坏的......主人......啊!」

我的求饶是徒劳的,张正已经把一个铁夹子夹在了我的阴核上!简直就是瞬间,我下身已经失禁了,尿液淅沥沥地往下滴落。张正还沒停手,嘴上说道,「母猪,你沒有权利拒绝,需要我再提醒你吗」

我心里一阵恐惧,却隐隐地有別样的性奋,顺从地点点头。这时候,视频中的男人们居然一起鼓掌起来,络腮鬍子道:「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这玩意的威力了,阿正,你真他妈有才!」

「骚母猪,开始吧,好好和你老公表演给我们看看,看看你这骚货能爽成什么样子。」

视频里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笑着说。

「是……」

我顺从地回答一声,开始踩起踏板,踏板刚一踩动,我就感觉到乳房上的橡胶套开始因为充气而慢慢膨胀,乳肉上传来一阵挤压感,而在我下身两个淫汁横流的肉洞中,粗大的假阳具也随之一上一下地抽动起来......这让我忍不住哼出声来......

我的下体虽然早已湿透,但是这两个假阳具是张正为我量身定制的,粗壮的轮廓,佈满凸点的棒身,已经将我的小穴和屁眼撑到了最大,每一次抽动,都让我感觉整个人被抽空了一样。我喘着粗气,感觉像是被这两个假阳具肆意蹂躏和折磨着,却又同时被带来的快感袭遍全身,欲罢不能。

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我那两颗巨大的乳房。从踏动踏板的那一刻,橡胶套连接的充气泵就开始运转,我的乳房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挤压着,好像要突出来一样,乳头足足挺立了一釐米!最关键的是,那个橡胶套居然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觉,乳房好像要爆开一样,我只能加速踩动踏板,好让橡胶套减压。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电流的刺激,张正设计得无瑕疵地,刚加速不久,橡胶套的充气刚停下来,我就感觉到两个乳头和阴核被针刺一样的感觉,电流一下一下有节奏地穿过我的乳房和下体,刺激着我的敏感神经。就在电流出现的那一瞬间,我的高潮如期而至。

「啊!乳房,被......被电到了,啊......啊......母猪受不了了,高......高潮了......啊!」

我的声缐都变得尖锐起来,尿液和淫汁像是开了闸的湖水,喷洒出来,被接到下面的小桶里,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我无法形容当时的场景是多么的淫靡不堪,只能听见我的淫乱惨叫,和视频里男人们的赞叹声,以及张正得意的笑声。

但是这个机器......我的老公,并沒有停止对我的淫虐。我只能继续踩动踏板,祈求自己的淫水和尿液能再多一些,高潮再来得更勐烈一些。双乳和阴核连续被过电刺激,乳房被不断地挤压放松挤压放松,加上两个淫汁氾漤的肉洞里那两个假阳具的肆虐,我的第二次高潮并沒有间隔多久,事实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我就高潮了两次!

「啊......啊......停不下来了,母猪,又......又要高潮了,啊......老公,操烂我的贱穴和屁眼吧......啊......我活不了了......奶子......要爆炸了,主人......爷爷们......啊......又高潮了,又喷出来了......」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感觉身体已经被剥离了,除了一阵又一阵,一阵高过一阵的快感,我什么也感觉不到了,放肆地吼着我的感受。

连续的高潮,不间断的快感,让我感觉天旋地转,感觉在这时候,就算死在这台「老公」身上,也无怨无悔了。当然,沒有什么时间让我去感慨这些,因为,紧接而来的第三次高潮把我的一切思想都剥离了,除了快感,再无其他。我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脚踩踏踏板的速度,只是机械性地一快一慢地运动,我的身体除了下身的肉洞,两颗巨乳,似乎都失去了感觉一样,这个情况下。高潮的快感比以往更加激烈更加明显......

「啊!爽!」

耳朵里似乎传来视频中某一个男人的低吼声,他应该已经手淫喷射了。这样淫靡的画面,我想任何一个男人也支援不住太久的。

「这婊子,比A 片强多了!」

络腮鬍子也大声贊到,我迷离的眼神只能隐约地看到他粗壮而黝黑的鸡巴一跳一跳地,随着他的手在高速地撸动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似乎已经昏迷过去了,我只能感觉到身体还在一阵一阵传来快感,嘴里已经只能断断续续地呻吟着诸如「啊......啊......呵......又......又高潮了......嗯......要......要死了......操死我吧......主人......啊......」

这样凌乱的声音。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悠悠地转醒过来......睁开眼睛,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被放在了我家里的温暖大床上,身上有一股精液的味道,还混合着淫靡的淫水味道和尿骚味。我全身一丝力气也沒有了。甚至连神智都不是那么清醒。

突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是李飞主人!我下意识就要起身跪下,去亲吻李飞的脚趾。嘴里说道:「主人......母狗向您......问安......」

「呵呵,乖母狗......真乖!」

李飞沒有像往常一样,而是很温和地伸手梳拢了一下我额头上的乱髮,说,「你体力消耗过多了,来,我给你弄了点粥,吃吧,今天好好休息,今天沒有调教,你表现得那么好,主人好好爱爱你。」

我看着李飞......心里一阵温暖......体会着李飞主人的温柔,如果我是个正常女人,应该会爱上这种温柔的男人吧。可我心里最深处,有个声音告诉我,沒有如果,这不是我的命运,我的命运,应该是做这个男人手下的一只母狗,一只畜生,承接他的欲望。

我一如既往地顺从点了点头,张嘴喝着李飞喂过来的粥......

李飞果然沒有再调教我,张正和高原也不在。喝完粥,李飞很温柔地抱起我,说道:「我放了热水,昨晚已经很晚了,而且你家热水器坏了,不想让你洗冷水澡,今早张正修好了,给你放了热水,我抱你去洗澡。」

说着,抱着我,向浴室走去。我埋头在李飞的胸口......心里暗暗地说:李飞主人,母狗愿意做你一辈子的性奴隶,无论你怎么对我发洩,我都会做好你的性奴,最淫乱下贱的性奴。……